乌克兰印象

    [来源] 乌克兰基辅国立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9-03-05 17:06:59 
 

最近的阳光很暖,何里夏大街上的人多了数倍,今天突然起了雨也降了温,我只好重新把已经快要及腰的头发收进帽子里。有人说,在乌克兰只要把头部保护好就可以不怕冷。时间倏然而逝,来乌已经四个半月了,坚持每周写一篇文章来记录生活,而这些文字也串起了我在乌克兰的心情和所得。

在乌的衣食住行

去年十月份国庆节刚过,我坐乌航直达基辅,赶上了基辅好时节的最后一波,阳光正好,红叶片片,我的中国胃很快向西餐妥协,每周都会去寻觅各种美食,爱上了基辅肉饼和加了酸奶油的红菜汤。但是这边茴香用的多,茴香粉条馅的面包,简直避之不及。乌克兰人大概不喜欢吃鸡翅、大骨头等,所以那些都卖的很便宜。牛奶也便宜,而且好喝,我万分期待自己的身高能再拔一截。只是如果不去中餐厅,很难过一把想吃辣的瘾。这边标注三个辣椒符号的披萨,辣度大概连国内的微辣都比不上。

基辅是个欧式风格与苏联风格交叠的城市,地铁修的很深,没有防护栏,每次我都站的远远的,唯恐有熊孩子来推一把。而公交车则有多种形式,常见的是小黄车,司机可以一边开车一边找钱,功夫了得。

让人有好感的是,这边有“车让人”的习惯,打优步(uber)的时候也从来没遇到过“路怒症”的司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美女不怕冷,大冬天穿丝袜。其实所言不实,大多数人是裹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对穿的比她们还少的我各种嘘寒问暖。她们穿的丝袜实际上类似国内的“光腿神器”,也是加绒加棉的那种。倒是乌克兰男生更“性感”一点,冬日寒夜或清晨在基大宿舍楼下走过,能碰着不少上面羽绒服,下面穿凉拖和短裤的男生在楼下抽烟。

至于住,恐怕早有耳闻的是蟑螂多,那种小小的褐色蟑螂。从开始的大惊失色到现在已能和谐相处,我在女文青到女汉子过渡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步。

当地朋友

作为一名俄语专业的学生,抱着想深入体验当地民俗的心思,在看完一本《乌克兰史》之后,或主动或被动的认识了一些当地朋友。人自有不同,不是每个乌克兰姑娘都颜值卓越,不是每个乌克兰人都酷爱健身,朋友聚会到一半突然抱着吉他唱起来是常事,还有吃完饭随音乐起舞一段也算饭后消食了。已经习惯了不管和乌克兰的同性还是异性朋友相拥道别,也习惯了点杯咖啡就和朋友坐着聊一下午。这里是没有星巴克的,那么多好喝精致又便宜的咖啡馆,哪还有星巴克的一席之地?

教学工作

关于教学工作想说的话大概是最多的。帮院长带过大学生的课,但主要驻扎地是孔院下属的一个中学教学点,兴趣班性质。主要服务于华人华侨子女以及对汉语有兴趣的乌克兰学生。


课堂剪影

之前有看过在中国长大的俄罗斯小朋友请家教学俄语的新闻,而来了乌克兰,也对华人华侨子女这个群体有所了解。首先,他们的俄语水平让我自叹不如,和黑头发黄皮肤的小朋友还要用俄语交流,大概也是我想教好他们汉语的动力之一。而这些孩子对汉字和拼音的概念其实和乌克兰孩子差不多,都要先在脑海里一点点地植入汉语的听、说、读、写的框架;不同年龄对汉语的接受程度也是不同的,多鼓励,多练习,教室没有多媒体设备,就利用单词卡片和各种小道具。

看着孩子们由不会说一点汉语,到可以认全拼音,能根据拼音来读句子,并能自己组句子与我交流,成就感油然而生,每周去上课成了我最开心的时刻,也意识到“教师”大概是我很想继续从事和选择的职业。


汉语课现场

为学生起中文名字我思虑已久,却迟迟没有告知学生,因为这件事情对我而言十足神圣。我本科第一位外教是乌克兰人,绿眼睛银发有健硕肌肉的乌克兰老人,第一次品尝红菜汤、黑面包、腌黄瓜就是在外教家,知道了乌克兰人口味偏酸偏甜。他为我起的“Азалия”是每一个乌克兰人听到都会称赞好听却鲜少耳闻的俄语名字,也是我无数次话题开启的引子。有幸能成为这些孩子们的启蒙教师,有幸深得厚爱,更是要仔细思忖起名这件事情。希望中国名字也能带给这些孩子与我同样的际遇。

除了教学,2月12号,正好也是我来乌克兰整四个月的日子,在教学点独立策划主持了一场活动。也不能说完全独立,与多方都在磨合沟通,要体现新年元素,要体现中乌友谊,要体现孩子们的汉语水平及华人华侨子女汉语教育事业这一主题。主持词的撰写,PPT的制作,前期的宣传,后续新闻稿的总结陈词,与校方的交流,都提高和锻炼了自己。此次活动被新华网报道,看着孩子的表现,真的是开心又满足。


作者照片

四个多月,弹指一挥间,在乌克兰竟已度过了半数时光。时光不复,时光不负。愿余下的乌克兰时光,一切安好。

作者简介:段化芳,东北林业大学2017级俄语专业研究生,2018-2019年赴乌克兰基辅国立大学孔子学院任汉语教师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