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与斯里兰卡斯的文化交流与汉语的传播

    [来源] 国家汉办     [发表时间] 2010-10-12 13:45:43 
 

2.在近现代,中斯两国的文化交流几近中断,汉语传播停滞。

16世纪以后,斯里兰卡先后沦为葡、荷、英的殖民地,受外国统治长达441年(葡萄牙152年,荷兰137年,英国152年),中国和斯里兰卡的文化交往几乎中断。清代是满人入主中原,建立大清王朝。清初,满族原来信仰萨满教,对佛教也不陌生,早在入关以前即与西藏喇嘛教发生联系。及至统一全国,其吸收明王朝的政治制度,进一步加强了君主专制主义,在文化领域,大力崇奉孔子,提倡理学,禁止文人结社,实行空前严格的思想统制。对内地佛教采取利用,从严控制的政策。事实上,后来清代佛教随着国力衰弱,寺院荒废日甚,还有战火破坏,佛教在晚清已经处于全面危机的阶段。加上清代闭关锁国的政策,严禁国人出海,这就等于封锁了条通向斯里兰卡的便利通道,佛教衰微,这时以佛教为载体的中斯文化交流也陷入了困境,汉语的传播更是无从谈起。后来帝国主义对世界进行瓜分,斯里兰卡和中国遭到同样的命运。面对亡国灭种的情势,两国人民投入到了抗战帝国主义的战斗洪流中,文化传播已经不可能,语言的传播更是成为空谈。

3.新中国成立后,中斯两国的文化交流得到恢复,汉语传播事业蓬勃发展。

1948年2月4日斯里兰卡获得独立,1949年10月1日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逐渐成为两国人民生活的中心。中斯两国佛教徒的传统友谊又重新得到发展,以佛学为主要内容的文化交流蓬勃开展起来,汉语的传播随着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而逐渐加强。特别是到了80年代以来,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给经济开创了新局面,国际地位不断提高,随之与世界在各方面的联系日益密切。1957年中斯建交以来,两国在各方面关系发展顺利。特别是在文化交流方面,越来越受到重视。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同斯里兰卡签定了政府间文化合作协定和年度执行计划,文化关系日益加强。

纵观中斯建交以来,中斯两国文化交流和汉语传播的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1)政府间文化交流为主,民间文化交流为辅。2)原来以佛学为主要内容的文化交流,现在呈现多元化。3)卫星电视、广播和互联网等媒体新形式的运用,使得文化交流和语言传播的效率大大提高。4)有专业化教育机构的出现,如孔子学院、孔子课堂、汉语远程教育课堂等等,培养专门的语言人才,汉语得到大力推广。5)各种中斯友好协会,开展多种活动,架起了中斯友谊之桥,开起文化交流之花。中斯两国文化团组的往来、艺术表演和艺术展览的交流连年不断,具体表现在:

中国派往斯里兰卡进行友好访问的团组有:(1991年)徐文伯副部长率中国政府文化代表团访斯;(1997年)以文化部副部长潘震宙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5人访问斯里兰卡,就进一步发展两国文化交流交换了意见。(2006年)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张爱萍率中国文化官员代表团访斯。(2007年)文化部部长助理丁伟率文化政府代表团访斯。斯里兰卡访华重要团组有:(1993年)斯新闻文化部秘书古纳赛克拉率政府代表团;(1995年)斯文化和宗教事务部副部长苏拉维拉教授访华;(2001年)高帕拉瓦部长率斯文化事务部代表团;(2004年)斯文化事务和国家遗产部部长维吉塔.海拉特率斯政府代表团。(2005年)斯文化事务和国家遗产部常秘率团参加第七届亚洲艺术节,并代表斯里兰卡签署《佛山宣言》。

中国赴斯里兰卡访问演出的艺术团组及展览有:(1990年)在斯举办中国磁州窑陶瓷展览、(1992年)江苏杂技团演出、(1993年)举办工艺美术展览、(1994年)山东艺术团演出、(1998年)杭州青少年杂技团演出、(1999年)甘肃杂技团演出、(2001年)云南杂技团演出、(2002年)吉林歌舞团演出、(2006年)中国四川德阳杂技团访斯商演、(2007年)中国吉林歌舞团演出、(2010年)中国天津华夏未来少儿艺术团南亚巡演访斯演出。斯方来华的团组有:(1990年)在华举办手工艺品展览、(1992年)斯舞蹈团访华、(1994年)斯在京举办摄影展、(1998年)斯艺术团访华参加首届亚洲艺术节、(2001年)斯艺术团参加第四届亚洲艺术节、(2004年)斯艺术团参加第六届亚洲艺术节、(2005年)斯艺术团参加昆明旅游博览会、(2005年)斯艺术团参加第七届亚洲艺术节。(2009年)斯艺术团参加2009天津国际少儿艺术节。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斯里兰卡赴中国留学生人数不断上升,从七十年代的每年数人发展到2010年的数百人,这些留华学生有的已经学成归国,并分布在斯里兰卡的各行各业,他们在各自岗位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其中有许多人已经成为教授、学者、汉语教师和工程师等。他们为中斯两国的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培养了许多优秀的汉语人才,极大地促进了汉语的传播。中国佛学院赴斯里兰卡的留学生也在逐年增多,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0年已有70多人,这些留学生像当年法显一样取回真经,为中国的佛教文化注入新的活力,为民解忧为国祈福。同时,他们也为汉语的传播做出了很大贡献。

还有中斯各种友好协会,如:斯中社会文化合作协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听众协会、斯中协会、斯中友好协会、斯中友好基金会、斯中青年媒体论坛、斯里兰卡中国武术联合会等等,这些协会每年都会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增进了解,促进友谊。例如: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在1941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期间建立起来,现在就取得了巨大发展。如今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每天以48种文字向全世界各国广播听众和网络受众播出大量集知识、趣味、教育于一体的节目。在斯里兰卡,国际台的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的广播节目自开播以来就吸引了众多听众,为斯里兰卡听众了解中国、感知世界所做出的杰出工作,为传播汉语和中国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僧伽罗语广播于2010年4月在斯里兰卡调频落地,节目每天19小时用汉语、僧语、泰米尔语循环播出,内容更加丰富。尤其是《每日汉语》栏目,为斯里兰卡人学习汉语提供了方便之门,更是为汉语的传播提供了新的途径。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世界掀起了学习汉语的热潮,孔子学院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孔子学院致力于适应世界各国(地区)人民对汉语学习的需要,开展汉语教学和中外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提供汉语教学、培训汉语教师、汉语教学资源、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中国教育、文化等信息咨询和提供中外语言文化交流活动等服务,极大的促进了汉语和中国文化的传播。目前,在斯里兰卡有孔子学院1所,广播孔子课堂1所,斯里兰卡本地大学的中文系多所,加上CCTV新闻台、CRI国际广播电台,基本上形成了汉语普及、汉语学位攻读和中国文化推广的立体化网络。2007年5月3日,凯拉尼亚大学孔子学院正式成立,是斯里兰卡第一家孔子学院,由云南民族大学与兰卡凯拉尼亚大学合作创办,目前已有多期班学员结业,很多学员已经到中国留学。2009年7月28日,CRI斯里兰卡兰比尼听众协会广播孔子课堂揭牌,广播孔子课堂的建立为兰卡民众学习汉语、了解中国文化搭建了一个难得的平台。课堂斯方负责人、国际台兰比尼听众协会主席阿马尔基瓦说:“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越来越多的斯里兰卡人对学习汉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截止目前, CRI兰比尼孔子课堂已开设短、中、长期三个类型的课程,其“短期汉语口语速成班”业已成为亮点。课堂现总有14个班和240余名学员。CRI兰比尼孔子课堂还将汉语推向中小学校,成为他们学校的选修课程,这无疑是对汉语推广的进一步延伸和促进。学员涉及斯里兰卡社会的华裔和当地人的各个层面,有政府官员、商人、医生、教师、学生和工程师等等,涵盖老、中、青的各个年龄层面。CCTV新闻台在斯里兰卡落地,标志着中国文化推广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用影像、图片全方位多视角的展示中国社会的面貌。近年来,中斯两国之间出现了多所交流合作的高等院校,涉及文、理、工、医的多种学科和门类,不同程度的提高了中国的形象,促进了文化的交流与传播,为汉语的推广打下坚实的基础。

三、结语

中斯两国为传统友好的国家。在古代,两国的文化交流是以佛教为主要内容,宣传佛学弘扬佛法。两国在佛学领域创造了辉煌的成果,进而影响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此时汉语的传播还处于无意识状态。在近现代,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等历史原因,两国的文化交流几乎中断,汉语传播停滞。新中国成立后,两国文化交流进入繁荣时期,汉语传播事业蓬勃发展。这期间的文化交流以政府间为主导,民间交流为辅。汉语进行有意识的传播,传播手段改变以往的口授或书写,增加了卫星电视、广播,互联网等多种媒介新技术,传播效率大大加强。事实上,中斯两国历代友好与文化交流是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其一,在古代,两国统治者对佛教的大力弘扬是文化交流的政治前提。当时中国王朝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文化昌盛,声威远播,对外交通也较为便利,这也吸引了许多外国人士。同时,中国统治者也采取开放的政策,对外来文化并不排斥,积极鼓励对外交往。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的中国也是一个佛教盛行的国家,故在海外人士中佛教徒占有相当大的部分。斯里兰卡为佛陀所在地印度的邻国,也与印度一样有着发达的佛教文化,因而能够吸引不少中国高僧前往学习、取经、瞻拜。加之斯里兰卡自古就是欧亚大陆的交通枢纽和贸易中心,位于东亚到阿拉伯国家、非洲等的海路交通要道上,中斯之间便利的海上航路,也大大推动了两国的佛教文化交流。

其二,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改革开放的政策给经济带来巨大发展,国力日渐强盛。中斯两国同为第三世界国家,有相同的屈辱经历使得两国的友谊更加巩固。进入新世纪后,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各国之间文化交流日趋紧密,斯里兰卡处于南亚海上交通要道,地位相当重要,和中国的联系更加密切。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汉语的流行成为大势所趋。

最后,中斯的文化交流影响到了当代生活的各个方面,两国千年的友好关系,使两国形成了文化相通、政治互信、商业繁荣的大好局面,进而带动了旅游业、教育业和电信业等新兴产业的合作与发展。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增长,汉语在斯里兰卡的传播会更广。(CRI兰比尼孔子课堂,斯里兰卡,马百彦)

参考文献:

章巽校注《法显传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2月,页148~166。

《人民日报》,2000年06月30日第十版。

姚思廉《梁书》卷五四《诸夷列传》,北京:中华书局, 1973。

李昉《太平御览•宋元嘉起居注》卷七八七,北京:中华书局, 1960,页3486。

姚思廉《梁书》卷五十四 《列传》第四十八,北京:中华书局, 1973。

慧皎《高僧传》卷六,北京:中华书局, 1992,页241 ~ 242。

王孺童《比丘尼传校注》卷二,北京:中华书局, 2006,页88。

圆照《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一四《大正藏》第55册,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86,页 876。

W ICRAMASINGHEM, Aspects of Sinhalese Culture,Dehiwala: Tisara Prakasakayo,1973,page 135.

WEERASINGHE S GM. A History of the cultural relations between Sri Lanka and China, Colombo: Central Cultural Fund, 1995, page72.

《中国和斯里兰卡的文化关系》,http://lk.china-embassy.org/chn/whjl/background/t3152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