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柬埔寨志愿者张悦的来信

    [来源] 国家汉办     [发表时间] 2010-10-12 10:52:26 
 

每天我就呆在这个方圆百米的小学校里,顶多出校门走100米吃个饭。但每天的日子过得特别有滋味。我最喜欢给学生们判作业,他们每人都有6、7个本拿给我判,尽管每天我要判上百本作业,但我还是尽量在每次作业后面都加一条评语,比如:“金铃,老师看到你听课很认真,老师很高兴!”“联兴,你的歌声很美!”等等,因为有的学生像我过去当学生时一样,性格比较内向,但心里很希望老师关注自己。写评语就是和这些学生交流的最佳方式,用一种无言的鼓励最能激发他们的积极性。而活泼的学生就特别喜欢拉我出去和他们踢毽子。有时他们还会夸张的模仿我的发音,每次听到他们模仿我读“西沙sha——群岛”我就特别想笑。有些腼腆的女生会早早来把教室替我扫好,还会悄悄塞给我一把瓜子或是糖果,我有个学生早上来上课,下午在校外卖冰棍。她会笑的像个天使一样把冰棍塞给我吃。我把他们送我的糖纸都贴在备课本上,每次看到每次都会感动。我还给学生留了我的手机号。一个星期我已经收到了46条学生短信。他们有的邀请我去家里做客,一个学生的奶奶还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家里吃饭,有的请我去家里看鳄鱼,有家里种甘蔗的还让我去家里吃甘蔗。每天中午和夜晚他们都会问我吃什么饭了,还会祝我:GOOD DREAM!最令我欣慰的想哭的是一个学生发短信说:“老师,能成为您的学生我很荣幸。您是很可爱的老师。”


我们亲如一家

上课也很有意思,有时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我就拿英语讲解一次,或用一点点柬埔寨语解释一下。讲“张衡地动仪”的时候,我就拿来手提电脑,在电脑上让他们看图片和图解。他们背书背的好,我就当场亮个绝活——剪纸,剪一朵雪花送给他们。当我展开美丽的雪花,他们激动地一阵惊叫。他们写作业写累了,还会要我唱歌给他们听,我也没有推辞,唱了首《虫儿飞》给他们听。上周我布置的第一篇作文是《我和我的家》,一来我可以了解他们的年龄和家庭状况,二来也能了解他们的汉语水平。通过这篇作文,我了解到这里的学生非常用功,也很尊重老师。有的学生很可怜,父亲因为艾滋病死了。很多学生的父母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起来劳作。这些学生非常懂事,比中国国内的“小皇帝”懂事多了。


下课了

有了这些可爱的学生,我的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每天我都希望看到他们的笑脸,听到他们的读书声。尽管刚刚通了贵的离谱的网,没有电视,连本小说我也没带,但我却度过了有生以来中最快乐的时光。尽管每天踏出校门就是泥泞的水洼地,不足一米宽的水洼地紧挨着牛棚和猪圈,只要我少不留神就会“与牛共舞”,尽管每天都要踏粪而行,与蝇同餐,还有恶狗对我的餐盘虎视眈眈,尽管每天判完上百本作业还要备课上网查图片和资料,累的筋疲力尽,但我的内心却无比幸福和充实。现在,我真的相信,当精神世界得到充分满足、不再空虚时,匮乏的物质世界的干扰就会变得十分渺小。虽然夜黑得很早,静的孤独,但还有许多只大大小小的壁虎跑进来和我作伴。下雨了还会有青蛙跳上我的书桌。别忘了还有无数只嗡嗡的小朋友,在我身体上叮下几十个“吻痕”。

我将一个星期的教书经历和体会手抄成文(因为这里没有打印的地方),寄给柬埔寨《柬华日报》,希望其他志愿者可以看到,我相信他们的经历也是独特而有趣的吧。我们38个人担负着“汉语志愿者”的使命。这段经历一定会成为我们人生当中一段宝贵的财富。尽管这只是一个开始,但却是一个好的开端,我相信我一定会坚守着T恤背后“汉语志愿者”的使命,给自己也给祖国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2010年9月6日 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