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坚持教学热情高昂
疫情下中非文化交流的推动者们

    [来源] 人民网     [发表时间] 2020-09-17 13:24:46 
 

在距离南非美丽港口城市德班大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小镇上,坐落着一所有百年历史的著名男子中学Kearsney College。这所学校自2014年开设第一届中文课,迄今已有六年。在学校64名学科老师中,有一位叫做戴旭来自中国湖南长沙的老师,专门负责中文教学。

今年已经是戴旭来到南非的第四个年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南非学校从3月18日开始停课,直到7月14日才复课。在停课期间,戴旭通过网上课堂继续保持教学进度,目前共负责八到十二年级5个班级、共60个学生的中文课,每周23.5课时。

在这四年里,戴旭每年6月都会组织举办一次“中国文化之夜”活动日,深受当地学生和家长喜爱。截至2020年,戴旭的学生中有1位通过HSK三级考试,3位通过HSK二级考试,6位通过HSK一级考试,他们还在南非中文考试、“汉语桥”比赛中取得过不俗的成绩。

戴旭说,这是她与非洲的再次相遇,而非洲是她看世界的原点。通过海外教学的经历,可以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这也是文化交流的精髓。南非的孩子们学习中文,也为他们的未来带来更多可能性。

像戴旭一样活跃在非洲大陆的中文老师还有很多,他们背井离乡,带着传播中国文化、促进中非交流的美好愿景在与祖国相隔万里的另一片大陆上奉献自己的青春。据最新数据显示,在非洲54个国家地区中,已经在46个国家建立了61所孔子学院和44所孔子课堂,下设教学点549个。

老师们克服困难保持教学

尽管非洲各国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长期驻扎在非洲的孔院老师们依然克服重重困难,保证中文教学有序进行。

因为疫情,南非自三月底施行了全国封禁政策。但停课不停学,南非中国文化中心和国际教育交流中心孔子课堂紧锣密鼓地启动了网络课程,将面授课程转至“云端”,师生一齐相约“云”课堂。目前有网课学生208人,课堂先后有13位教师执教23门网课。学生包括南本土非职业技术大学学生、中小学生、社会学员、南非中国经贸学会中文学校学员。

虽然网课可供学生反复播放,但教师们也切身体会到网上教学不如面对面交流有亲切感,网络卡顿也影响了授课效果。中方院长戴文红告诉记者,为了解决网络教学出现的问题,老师们集思广益,提出了如“设计课堂对话、角色扮演、制作课堂小道具以吸引力学生注意力”、“课上课下结合,如课后布置音频任务避开网络延迟弊端”、“增加师生互动”等有效解决措施。

而据约翰内斯堡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彭奕介绍,约堡孔院在疫情期间不仅正常进行网络中文课程教学,还积极指导学生在世界大学生汉语桥比赛南非赛区决赛中获得二等奖,帮助六位南非同学成功获得孔院国内合作院校南京工业大学的全额奖学金。约堡孔院还承办了第十三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南非赛区决赛。


第十三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南非赛区决赛与会人员合影。

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在开设网课的基础上,还鼓励学生们即便不在课堂也可以跟老师和同学们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新鲜事,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学习中文,充分了解使用语境并加强记忆。孔院的老师们还充分利用网上资源,不断开发和探索新鲜高效的学习模式,让学生们在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快乐学、高效学。


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的师生们在上网课。

受疫情影响,许多原本应到期离任的老师被“困”在当地。内大孔院的国际中文志愿者教师胡金同、王晨曦决定放弃休假,原地留任。肯雅塔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教师程胜祥利用闲暇时间录制跳舞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收获上万播放量。埃及苏伊士运河大学孔院的公派教师姚佳、苏行等因为航班熔断导致行程延误,但是在孔院领导和同事的关心下,当地使馆的协调和帮助下,他们也一直坚信有祖国作为后盾一定会平安顺利地回国。


肯雅塔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教师程胜祥利用闲暇时间录制跳舞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收获上万播放量。

当地学生保持高昂中文学习热情 愿做中非文化交流桥梁

尼日利亚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以下简称“韦大孔院”)的公派教师仇雪姣告诉记者,当地的网课跟国内的网课完全不同。这里的学生用的手机还是没有屏幕的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流量太贵学生们买不起;网速太差导致老师定格在屏幕上。而疫情肆虐让如何生存下去成为每个学生考虑的头等大事。

尽管学习环境恶劣,学生们并未因此放弃。没有智能手机,他们就借别人的手机,或者几个同学商量好一起上课。流量太贵,同学们就外出打工,挣了钱再继续上课。

同学们的学习热情也感染了老师们。为了帮助同学们学习,仇雪姣将课程课件拍照片发到群里并逐个录音,学生们在练习后会再发回录音,仇雪姣为他们逐一更正、纠音。有的学生实在学不会,仇雪姣便把自己的发音口型拍照片或者短视频一对一发给学生。


尼日利亚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老师自制美食。

肯雅塔孔院的夏雨(Gideon Wafula Makhanu)除了按时参加网课,还会在海外视频平台上学习快乐中文,通过听北语出版社的音频来练习听力。他还创建了自己的中英文网站,希望通过这个网站讲述中非友好故事,增进中肯两国间的合作与发展。目前,夏雨已经获得中国人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奖学金,并将在中国人民大学丝路学院进行当代中国研究专业的研究生学习。

津巴布韦大学孔子学院的学生李爱是一个中国电影迷与电视剧迷,他通过观看中国的电影与电视剧给自己创造中文的语言学习环境。未来希望在中国申请与中文相关的硕士专业,并通过HSK最高级六级。学成后回到津巴布韦做中文翻译、当老师或者在当地的中国企业工作。

陈安东(Antony Kahuro)是内大孔院HSK五级的学生。他告诉记者,自己通过微信、Skype等方式和老师沟通互动,向老师请教问题,内大孔院官方脸书账号也会发布一些日常汉语,分享简单的汉语词汇。疫情期间,他已经完成了HSK五级的一半课程。陈安东说,“我想申请汉语教学硕士奖学金,去中国深造。这样我就可以在肯尼亚参与中文教育,成为中非人民交流的桥梁。”

赞比亚大学孔子学院的田笑笑说,“学习中文给了我独特的经历,让我知道‘百闻不如一见’,这么多中国美丽的故事,勤劳的人民和灿烂的文化都吸引着我,我一定要自己去探索。我学习中文的热情不会被任何事情改变。我坚信,未来可期,世界将大不一样。”

非洲各国教育事业受疫情影响严重

据非洲疾控中心9月15日数据,非洲累计新冠肺炎确诊超过136万例,死亡超过32000例,疫情较为严峻的非洲国家包括南非、埃及、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加纳和摩洛哥。而非洲各国的教育事业都受到不小的冲击。

南非的2020学年受疫情影响被重新规划,从3月份开始即进入时断时续状态。据南非基础教育部最新消息,从8月24日开始师生将返校上课,并将在10月26日至30日短暂休息后迎来第四学期。

肯尼亚教育官员在7月宣布,他们将取消2020学年并让全体学生在明年重读。肯尼亚教育部长George Magoha表示,在长达数月的辩论之后做出了取消学年的决定,以保护教师和学生免受病毒的侵害。

根据尼日利亚联邦政府有关分阶段放松疫情管控措施的指令,拉各斯州高中三年级和职业技术学校三年级的学生8月3日起率先返校复课,其他年级的学生复课日期待定。

从今年3月20日起,赞比亚所有大中小学停课。而最近一个月其确诊人数从1000多例上升至7000多例,死亡人数也大幅增加。据该国卫生部介绍,疫情高峰或于8月到来,如果人们依然不重视防疫,每天将会有900至1000人死于新冠病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8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与2019冠状病毒病政策简报》的发布致辞中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流行病(新冠肺炎)对教育系统造成了历史上最大的破坏,影响到所有国家和地区的近16亿学生。

(人民网约翰内斯堡9月16日电 王磊)

新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