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网课的那些事儿——WhatsApp篇

    [来源] 塔吉克斯坦民族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20-06-01 18:07:54 
 

受疫情影响,塔吉克斯坦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开展线上教学。目前,我有三个教学班级,分别为HSK2级班、HSK3级班和HSK5级班。最开始,按照孔院统一部署,我们是准备使用Zoom进行教学,但试用了两次,就果断放弃了。最终,HSK2级和HSK3级班选用WhatsApp,HSK5级选用微信。

为什么选择WhatsApp?

HSK2级、3级班本身就有WhatsApp的班群。以我的HSK2级班为例,注册学生为19名,有WhatsApp的学生有13个。学生们熟悉相关功能和提示,使用起来非常方便,不会像Zoom一样出现诸多问题。

塔吉克斯坦整体网络情况不佳,多人视频经常出现卡顿和临时掉线,Zoom、钉钉因其强大的会议、直播功能成为我们的首选,但也许并不适合当地的情况。

WhatsApp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呢?免费。很多学生向老师推荐WhatsApp的原因也是因为它不计算流量,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班有3到4名学生家有WiFi,已经算高普及率,剩下的学生全靠流量。而塔吉克斯坦的流量并不便宜,2GB需要46索莫尼,折合人民币37元。一堂90分钟的网络课程大概需要1.7GB流量。

WhatsApp的注册及好友添加是“傻瓜式”的。只要有一个电话号码就能注册一个WhatsApp账号,你的手机里只要存着学生的电话号码,不需要申请通过,也不用查找,就能立刻建群开始上课。

WhatsApp有视频(最多6人以下,一般4人)、语音传输、文字输入、共享图片等功能,使用也很简单便捷。我下载的WhatsApp本身也是中文版本,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不熟悉软件。

在上课过程中,我较多地使用了WhatsApp的语音、文字输入、共享图片等功能,基本放弃了视频功能。一来,多人视频的使用人数具有上限,除非只有两三个学生,不然是不能用多人视频的;二来还是网络问题,WhatsApp对视频的画质进行了压缩,比如我把摄像头对着纸和笔,演示一个汉字的笔顺笔画,以为学生看得很清楚,结果是画面出现了延迟,同时画质是模糊的。

那么,不用视频的话,能确定学生在听课吗?能,就是需要不断进行任务型教学。


线上教学

面对低级别学生,很多汉字的笔顺笔画需要明确,那就要求老师提前写好,在课前拍成照片,供学生课上或者课后抄写。中高级别的教学中,词语的搭配使用应课前誊写好,上课时直接把照片发给学生;为学生准备的课堂练习也应提前拍好照片;课上需要的大量文字内容,可以提前编辑好,检查无错字后,先发到某个闲置位置,需要时,复制粘贴就可以了。


学生作业

课前点名也是确保学生参与的较好方式。如果上课人数确实少,是可以考虑多人视频的。对于未到课的学生应该私信或者在群里询问不上课的原因,学生可能看不懂、没看到,或者不想搭理老师,准备“潜水”听课,但不管怎么样,“询问”表达了老师对学生上课情况的重视以及对学生的关怀,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维系师生联系的重要一环。

图片、语音和文字输入的使用及切换

我们在什么时候使用文字输入呢?即课程的主干、重难点、语法点,预设学生不懂的生词、句子分析、错句更正等。课程的主干用文字、醒目数字、特殊符号标注会使得整个网课内容非常清晰。网络教学中,直播和视频录制的好处很多,比如条理清晰,可以反复观看,但学生不能随便插话、提问,如果不是老师预留的讨论环节,学生往往是不能发言的,其掌握教学内容的程度也无法被评估。“聊天式”的网络教学则相反,学生相互讨论,每一秒屏幕信息都在更新。这种时候,一定要让自己的主干清晰,方便学生找到老师在哪儿,便于学生回听、回看,加深理解。


文字输入

当感觉学生不能理解语音或者文字的时候,图片就是比较生动的展示方式,比如汉字的笔顺笔画、成语、俗语、纲外词等。有一次,我给HSK5级学生讲解“刺激”这个词,扩展了“极限运动”,其中“蹦极”“跑酷”等词,怎么都比不上图片来得明白。此外,老师给学生发送课外阅读时,也可以发送截图,可以截取重点内容,且便于学生观看。


图片教学

如果说,文字输入是面授过程中的板书部分,那么图片就是辅助教具,而语音就是我们上课时说的话。发送语音应使用普通话,面对低级别学生,老师应放慢语速。同时,把握好上课节奏也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在教学中,我们应该合理使用表情、动图和提示音,对于学生的回应要及时反馈,问题处理和情况通知尽量放在课程结束前,课后作业也要及时检查。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王静,塔吉克斯坦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公派汉语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