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你我同在!
“孔子新汉学计划”学者倾力支持中国

    [来源] 孔子学院总部     [发表时间] 2020-03-12 18:51:24 
 

编者按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牵动着每个人的心。疫情发生以来,多国政要、大学校长、知名专家学者及各国孔院师生等国际中文教育界友人不断以各种方式伸出援手,送上支持和鼓励。

在世界各地,几百名“孔子新汉学计划”项目学者也纷纷行动起来,第一时间向中国送来暖心的问候和慷慨的援助。自2013年创立至今,“孔子新汉学计划”与中外多个中国研究机构开展深度合作,累计资助近800名学生、学者、青年汉学家来华攻读学位或进行研修,900余名来自社会各界的青年领袖和业界精英访问中国。

作为新一代汉学家,他们不仅充分利用自己出色的双语能力和研究背景,自发投入到抗击疫情的各项志愿工作中,还发挥学术和专业优势,在国内外社交平台和媒体报道中发声,让世界看到最真实的中国。

一声一句总关情:不管在哪里,我的心连着中国

疫情发生后,巴西南大河州联邦大学著名教授、2018年“孔子新汉学计划”访问学者Marco Cepik在邮件中表示,相信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巨大努力一定能够战胜疫情,巴西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关心和支持一如既往,我们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中巴两国的友谊长存。

冰岛Bifrost大学经济学教授、2019年“孔子新汉学计划”来华学者Francesco Macheda表示,“相信中国一定会迅速战胜新冠疫情!”

正在申请2020年“孔子新汉学计划”项目的波兰奥波莱大学语言系教授、校长特命中国与东亚关系顾问Stankomir Nicieja表示:“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的形势已经逐渐回归常态。我震撼于中国人民与疫魔斗争的伟大努力。期待早日有机会来到中国!”

同时,很多曾在中国学习过的“孔子新汉学计划”学者、学生们也心系中国,纷纷从海外发来真挚祝福,希望能为远在中国的师生和朋友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参加“孔子新汉学计划”联培博士生项目的龙迈康(Michael Long),是英国剑桥大学的一名博士生,2016年曾赴中国人民大学研究中国少数民族史。虽然已经结束项目回国,但却不忘中国朋友。疫情发生后不久,他就通过微信询问导师近况,并主动提出捐助物资。

2018年获得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学位、现在越南胡志明市外语信息大学中文专业工作的范氏缘红(Thi Duyen Hong Pham),虽远在越南,却始终牵挂着中国。

为了帮助中国朋友们尽快渡过难关,她利用自己的双语优势翻译有关新冠肺炎的宣传资料,希望能为抗击疫情工作带来帮助。

社交媒体广发声:用我的专业和行动,换来你的理解

特殊时期,许多“孔子新汉学计划”学者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和亲身经历,通过国内外各种媒体声援中国,让世界了解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的真实景象。

疫情期间,武汉大学的肯尼亚博士生陈帝(Stephen Ondago Oduor)一直住在武汉。虽然是一段艰难的时光,但他始终充满信心。留校隔离期间,他为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录制了个人视频,并为包括驻肯尼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内的四家国外电视台制作了武汉疫情Vlog,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武汉、为中国加油。


陈帝参加西安学术会议

来自俄罗斯的费兰花(Ramziya Fazdalova)正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进行全球史方面的研究,她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写了一篇名为《俄在华留学生:中国疫情也让俄罗斯反思自己》的文章。

文中写道,“虽然,总会有人相信黑暗的一面,并朝着黑暗一往无前。但毕竟,宽容和理解是受过良好教育和懂得自我思考的人群特征,而这是打破偏见、恐惧和谣言的最好武器”。

费兰花补充道:“现在是地球村时代,世界不管哪一端发生疫情,所有国家和人民都无法独善其身。人们应该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和中国人民为抗击疫情所付出的努力。”

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与南京大学的联培博士生凯琳(Karina Khasnulina)目前在南京。她参加了一个中国防疫翻译志愿小组,以此来表达对中国的支持。


凯琳参加“‘魁阁’80周年暨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40周年”学术研讨会

此外,她还和从事医学工作的丈夫在Youtube上自费创建了科学教育类频道Sciensk,向俄语国家介绍中国如何有力地抗击疫情,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


凯琳和周晓虹导师在魁阁

她用“政府发现病毒迅速行动、公民团结意识、高效的管理机制”来形容自己留在中国这段时间内心最强烈的感受。

现就读于北京大学,研究中国教育政策和国际发展合作的日本博士生土居健市(Kenichi Doi),曾在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工作,熟悉中日之间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才培养的国际合作。

疫情期间,留在中国的他继续研究工作的同时,积极利用个人的专业经验和社交网络,为中国当地的社会企业提供有关全球公共问题,特别是国际合作方面的信息。


土居健市及其家人合照

他说,“疫情发生后,不管日本政府还是民间,都发起了很多医疗物资上的援助,很多日本人都表态说‘中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理应帮助他们’,为此我感到非常的开心和骄傲。而随着日本的疫情发展,中国朋友们也反过来为日本加油,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中日两国之间的友谊。”

来自哈萨克斯坦,正在北京语言大学开展“中亚五国语言政策”研究的嘉娜尔(Zhanar Toktarbay)也积极加入中国防疫翻译志愿小组,调动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语种国家的同学、朋友参与到有关疫情的翻译工作中。

他们不仅整理翻译了一些国家医疗物品出口的政策信息、运输途径及申报情况等,方便海外华人采购物资支援中国,还翻译不同国家生产的医疗物资规格型号等使用指导,以协助接受捐助的中国医护人员使用。

期间,不少“孔子新汉学计划”博士生纷纷加入其中,很快形成了约167人的俄语群和约388人的小语种群。

西班牙博士生韦里(Alberto J. Lebron Veiga)2017年开始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课题是“中国-欧美-拉美之间贸易与投资流动研究”。读书期间,他还担任中国西班牙商会北京分会顾问,为中国与西班牙、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与贸易合作建言献策,2019年他被推选为会长。


韦里出席西班牙商会企业年度颁奖典礼

疫情期间,他没有选择回国,而是留在中国,带领商会联系海外医疗物资供应商为中国公共机构及民营企业提供进口物资,调动商会会员进行捐赠,与中国政府机构紧密合作,并为驻华西班牙企业提供有关疫情对经贸影响的风险评估等服务。

因其为北京防疫、抗疫工作做出的突出贡献,该商会还特别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肯定和感谢。韦里说道:“面对这场疫情危机,我们几乎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暂停了,全力投入到这场抗疫战斗中。为中国社会和当地企业提供帮助,是我们的第一要责!”

诗意表达显真情:对中国的爱,都在这些文字里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人用中文传递温暖,将他们对中国的爱和支持化成了文字,为中国加油打气。

来自美国的新汉学博士生爱丝丽(Ashley Brown)和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姜荣彩(Haryono Candra),分别给孔子学院总部发来写给中国的信。

“中国是我的第二个家,中国给了我激情,激发了我的梦想。我打算在学习这个美丽国家的语言和文化之后回到纽约传播给美国人民。中国给了我很多,为中国加油是我必须做的事,我爱中国!”

来自阿根廷的马西(Benatti Maximiliano),在疫情爆发时留在了吉林大学,他在大学公众号记录了自己春节期间的真实生活和对中国的加油祝福。一句“中国是我的家,我住在中国,也是其中一员,咱们一起战胜病毒”,让人动容。

研究“一带一路战略对中亚政治经济一体化影响”的武汉大学博士生叶尔肯(Nazarbay Yerkin)从小学习中文,此次参加“孔子新汉学计划”博士生项目让他进一步了解了中国,更让他感到“机遇很多”。


叶尔肯在广州南越王博物馆

1月20日,叶尔肯离开武汉时还没有察觉到这里的变化,直到回到哈萨克斯坦后看到疫情报道,才感到格外担心,于是在朋友圈写下内心的感受:短短两年武汉赋予我很多……我们的缘分才刚刚开始,武汉加油,暴风雨一定会过去,等待我们的将是灿烂的阳光与彩虹。

以“中国流行文化”为研究课题的马来西亚新汉学博士生林如隆(Luleng Lim)在中山大学读博,疫情期间留在了广州。一句“充满烟火气息的‘闹心’才真的是繁华盛世”,让人感慨良多。

来自巴拿马的黄莎莉(Wongsally Huang),目前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艺术博士学位,疫情发生后,她绘制了这幅中西合璧的“抗疫迎春图”,并把这幅画捐给艺术机构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赠给疫区医院。

通过“孔子新汉学计划”,来到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读博的韩国学生赵熙正(Huijeong Cho),积极响应由山东大学发起的“楚天齐鲁、守望相助——定向物资募捐倡议”,捐助了1万元人民币,想要尽己所能贡献一份力量。他说,自己从儒学和王阳明的著作中学到“推己及人”的同感精神与“知行合一”的实践道理。

疫情无情人有情。无论是抒发炙热的感受,还是记录当下的生活;无论是振臂加油,还是默默贡献;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各地;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早春,我们始终都在一起!让我们团结起来,共克时艰。中国加油!世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