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与拉脱维亚第一代汉学家跨时空会晤

    [来源] 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9-01-31 13:38:29 
 

当地时间1月18日,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贝德高(Pēteris Pildegovičs)和中方院长尚劝余参访拉脱维亚大学图书馆书库,他们与书库负责人玛丽卡·柯普思(Marika Kupce)一起,查阅了拉脱维亚第一代汉学家彼得·施密特(Pēteris Šmits,1869-1938)的丰富藏书和学术成果,特别是搜集了有关他的汉学研究和汉语教学的成果。今年是彼得·施密特诞辰150周年和拉脱维亚大学成立100周年,2019年4月拉脱维亚大学图书馆和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将联合举办彼得·施密特学术遗产国际研讨会。

彼得·施密特是杰出的语言学家、民族志学家、民族学家、民俗学家和汉学家。他在莫斯科大学(1891-1892)学习语言学,在圣彼得堡大学(1892-1896)学习东方语言,随后在北京(1896-1899)实习。实习期间,他除了担任首席俄语教师外,还积极参与第一所中国大学北京大学(即京师大学堂,1898年)的创建。回到沙皇俄罗斯后,这位年轻的科学家参与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学院(1899年)的创建。1902年,彼得·施密特通过了博士论文《官话语法》(即《汉语普通话语法)(Опыт мандаринской грамматики с текстами для упражнений)答辩,成为该学院教授,讲授汉语、满语、蒙古语及阿尔泰语,后出任东方学院院长。在研究工作中,他在中国、满洲里、蒙古、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进行了广泛的民族志调查。期间,他为他个人以及学院图书馆收藏了宝贵的文物。1920年,彼得·施密特回到刚独立的拉脱维亚,成为拉脱维亚大学(即拉脱维亚高等学校)语言学及哲学学院的一员。他开设了拉脱维亚神话、中文概论、汉语和亚洲文化等讲座,并出任校长和院长。在他的后半生,收集了拉脱维亚神话、传说、寓言并对其进行了分类,他加工编撰的作品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这个领域最著名的科学出版物。他还从根本上促进了拉脱维亚语言学和民族志学研究的发展,他的作品现在是进一步研究拉脱维亚叙事民俗学的坚实基础。彼得·施密特将他珍藏的2162册宝贵书籍捐给拉脱维亚大学,成为最大的捐赠者。其中,有关东方研究的书籍,如汉学、满学、阿尔泰学、蒙古学和日本学最具价值和意义。该系列包括中文、满文、日文、蒙古文、通古斯文、乌德盖文、那乃文等版本。其中,称得上是瑰宝的莫过于中文和满文的书籍和手稿,尤其是刻本。彼得·施密特的拉脱维亚神话、信仰、民歌、童话和传说以及波罗的海文献学和民族学的研究,使这次捐赠更有意义。拉脱维亚大学以彼得·施密特留下的科学和文化遗产为荣,现已成为拉脱维亚大学的宝贵财富。1928年,他被授予瑞典乌普萨拉脱维亚大学学荣誉博士,1938年,他获得拉脱维亚政府最高奖三星勋章。


《官板四书浅注》


《监本诗经》


施密特:《中国故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彼得·施密特诞辰150周年和拉脱维亚大学诞辰100周年列入2018到2019年纪念日历中,以纪念他对拉脱维亚以及世界教科文发展作出的突出贡献。在该活动框架内,计划推广彼得·施密特的精神遗产,并强调他对波罗的海地区研究和汉学研究发展的影响,强调科学的连续性和国际合作的重要性。该活动将有助于收集和研究有关彼得·施密特档案材料信息,从而为拉脱维亚、中国、德国、俄罗斯、匈牙利和其他国家的各学科的科学家提供创造性的合作机会,并向社会宣传彼得·施密特的人格魅力以及他对汉学和波罗的海学的贡献。该活动重要的计划项目有组织国际会议,出版会议论文,举办展览等。

在拉脱维亚大学图书馆书库,尚劝余看着贝德高在彼得·施密特丰富的藏书堆里认真查阅资料,并讲述彼得·施密特的非凡经历和巨大贡献,忽然眼睛发热泛红,一片朦胧,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了拉脱维亚两位伟大汉学家和汉语教学泰斗并肩站在了一起。贝德高和彼得·施密特虽然生活在不同时代,然而他们有着神奇的相同经历:他们都在莫斯科大学学习,都在远东大学任教,都回到拉脱维亚并在拉脱维亚大学任教,都获得拉脱维亚最高荣誉“三星勋章”。


热烈讨论


认真查阅


仔细研读

最奇妙的是,两位教授名字都叫彼得,而彼得·施密特1938年去世,彼得·贝德高1938年出生,后者仿佛是前者的转世和化身,前者是拉脱维亚第一次独立后的伟大汉学家和汉语教学拓荒者,而后者是拉脱维亚恢复独立后的伟大汉学家和汉语教学泰斗,他们是拉脱维亚汉学研究和汉语教学的奠基者和传承者,他们象征、凝聚和承载着拉脱维亚独立百年来汉学研究和汉语教学的光荣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