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加速成为“国际性语言”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表时间] 2017-09-27 14:12:35 
 


2017年7月14日至18日,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孔子学院中学生“汉语桥”夏令营在江苏省镇江市江苏大学开营,17名奥地利中学生通过此次夏令营活动,向中国师生学习汉语,了解体验中国传统制醋、茶艺、面塑、剪纸、武术等技艺,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展开一次丰富的中国文化之旅。图为奥地利中学生在镇江恒顺醋文化博物馆了解醋坯发酵工艺。杨雨/人民图片

1973年,一位法国青年来到北京,开始他梦想已久的汉语求学之旅。“上世纪70年代在法国,如果你说自己正在学汉语,周围的朋友会觉得你在开玩笑。可以说,那时的汉语是‘月球语言’,一是因为说汉语的国度离法国很远,现实中很难到达;二是汉语和法语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法语是字母文字,汉语是表意文字。”40多年后,当年那位青年已是汉学界举足轻重的专家——欧洲汉语教学协会会长、著名汉学家白乐桑,说得一口流利普通话。他用“截然不同”来形容如今的变化。

以法国为例,2016年法国约5.2万名中小学生在学汉语,是2004年的500多倍。而在世界范围内,进入新世纪以来,许多国家汉语学习需求呈现“井喷式”增长。来自国家汉办的数据显示,目前除中国(含港澳台)之外,全球学习使用汉语的人数已逾1亿人。

从“月球语言”到汉语热

汉语热的升温和以面向全球开展汉语教学、传播中华文化为职能的孔子学院的发展紧密相关。自2004年创办以来,孔子学院发展迅速。截至目前,已在全球142个国家和地区建立516所孔子学院和1076个中小学孔子课堂,各类学员210万人。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5年新覆盖34个空白国家,新增116所孔子学院、541个中小学孔子课堂。

有外国学者和媒体表示,孔子学院仅用短短十几年时间,就走完西方同类机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路,就像中国经济发展一样,是世界奇迹。

这些数据的背后是一个一个的汉语学习者。“大家好,我叫托比,今年9岁。我住在英国的谢菲尔德,正在学习中文。”写下《中国你好 世界你好》这封信的托比已经学了3年汉语,他还记得第一次学汉语是参加谢菲尔德大学孔子学院为期一周的暑期中文学校。“暑期中文学校结束以后,我希望能继续学习汉语,正好谢菲尔德大学孔子学院有一个‘星星中文学校’,每周六上课。于是我开始在那里学习汉语。”受托比影响,托比的妈妈在今年也加入了学汉语的行列,成了托比的汉语学习“搭档”。

孔子学院从语言入手,用文化交融,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一个重要窗口。5年来,全球孔子学院和课堂累计举办文化活动10多万场,受众达6000万人。


意大利中学汉语教师登台试讲

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徐海铭博士对此深有感触。“以我们的孔子学院为例,在课外就有各类活动补充课堂汉语学习,如昆曲、京剧、中国民谣演唱;还有书法、国画、皮影等。这些活动不仅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还拓展了他们的文化视野。”

2015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全英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年会开幕式时指出,作为中外语言文化交流的窗口和桥梁,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为世界各国民众学习汉语和了解中华文化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为推进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文交流、促进多元多彩的世界文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汉语教学从大学向中小学延伸

在白乐桑看来,汉语“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作此判断的关键在于,汉语正在逐步纳入当地的基础教育。“现在全法汉语学习者总数约10万,过半数的学习者是中小学生,这表明汉语被作为正规的科目纳入了法国国民教育体系,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数据显示,2016年法国有150余所大学,700多所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

另据美国汉语教师协会统计,全美中小学在学汉语人数占全部在学人数的2/3,达到40万人左右;英国现有12万中小学生在学习汉语,占全部在学汉语人数的60%;新西兰2010年仅有1万名中小学生学习汉语,2015年达到4万人,汉语成为增长最快的一门外语;意大利注册汉语学员逾3万人,开设汉语课的中小学过百。

英国名校切尔滕纳姆女子学院(Cheltenham Ladies’ College)有160多年的历史。毕业于牛津大学、在该校教汉语的高菲老师告诉记者,在切尔滕纳姆女子学院,汉语和法语、西班牙语一样,是7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中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从最初只有几个学生学汉语到如今汉语被纳入必修课,这反映出汉语地位的变化。”高菲说,“每年学校学汉语的生源都很稳定。在我做全职老师的时候,一个人带80名学生。那时学校有3名全职老师,由此估算,学汉语的学生200多名,相较于全校870名左右的学生,比例并不低。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加入到教汉语的行列中,我的同事中就有一位牛津大学毕业的英国本土老师在教汉语。”

国家汉办相关负责人马箭飞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60多个国家通过颁布法令政令等方式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美国、日本、韩国、泰国、印尼、蒙古、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汉语教学均由第三外语上升为第二外语。“汉语教学正在由过去少数人的兴趣变成学校、家庭广泛参与的事情,年轻一代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调研显示,目前全球开设汉语课程的中小学校是高等教育机构的8倍。美、英、法、泰、韩等众多国家汉语教学从大学迅速向中小学延伸,K-12(从幼儿园到高中)成为汉语教学最重要的‘增长极’。”马箭飞说。

“汉语热”背后是“中国热”

当我们剖析汉语热的原因时,绕不开的是“中国热”。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实力增强、政治影响扩大、国际地位提高,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影响力和辐射力显著增强。世界各国普遍看好中国发展前景, 汉语在国际经济贸易、文化交流过程中作用凸显,文化价值和实用价值不断提升,国际社会对学习汉语的需求越来越大,形成了前所未有的“中国热”“汉语热”。

据徐海铭介绍,以前在欧盟国家,汉语通常位于第三外语的位置。第一外语一般是英语,第二外语是法语、德语或西班牙语等。“但现在,汉语有时是与法语、西班牙语并列的第二外语。 这一变化与我们国家的发展密切相关。”

英国从政府到民间全方位推动汉语教学,2010年到威尔士大学兰彼得孔子学院做汉语教师志愿者,后来到英国本土高校教中文的高菲正是该过程的亲历者。 在她看来,“随着中国的发展,到中国旅游、投资的英国人增多,他们对中国有了更多的了解,学习汉语的需求相应增加,也鼓励自己的孩子学汉语。我教的学生中,就有跟着父母去过中国的。但也有一些英国人借助媒体了解中国,媒体营造的氛围也为汉语热的升温提供了土壤。”

在汉语学习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掌握汉语是就业的加分项。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视觉与表演艺术学院前院长、艺术管理教授威廉·里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学汉语,因为“会增加就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学习使用汉语的人中有不少是海外华侨华人,他们希望下一代学好汉语,不忘中华文化,留住自己的根。

在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习的越南留学生朱瑞华就在注重汉语的家庭氛围中长大。“因为爷爷很重视我们的汉语学习,家里人看的电视节目、读的报纸、日常交流都是用中文,所以我从5岁就开始在家里学汉语。而且,爷爷还会给我讲故事,比如《西游记》《三国演义》等。”朱瑞华希望自己将来也能从事和中文相关的工作。

马箭飞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世界了解中国、研究中国、学习中国的需求空前高涨,极大地增强了汉语和中华文化的吸引力、感召力和影响力,推动全球范围内的“汉语热”持续升温。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09月23日 第06版 记者 赵晓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