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手记:一个83岁老人的愿望

    [来源]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2-09-24 09:16:30 
 

4月一个星期六早上,在第一节汉语课上,我见到了与女儿同来上汉语课的Betty老人。Betty今年83岁,思维敏捷,睿智的眼神里流露出对追求知识的渴望。

之前在汉语课的报名电话里,老人的女儿Julia告诉我,老人年轻时做过邮差,是苏格兰一位普通的劳动妇女。但老人一生对语言颇为感兴趣,能讲几种语言,还会说苏格兰的盖尔语。进入耄耋之年,她的对汉语学习的渴望与日俱增,而且热情不断升温。今年又听说格拉斯哥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了,要开汉语课,老人更是喜出望外。于是忙着催促40多岁的女儿为她在汉语班上报个名。

老人虽精神抖擞,但毕竟年逾八旬,腿脚已经变得不太利落,平时走路要靠拄拐杖和坐轮椅,到学校上课确有困难。Betty的女儿Julia也是个教师,对学汉语也着实入迷,之前在爱丁堡大学孔子学院也学过一段时间的汉语,听说此次母亲要学汉语,就决定一起来上汉语课。

当在电话里听说这种情况,我一口答应,“没问题,欢迎老人来上课。”而对Julia另外提出的“老人由于耳背,可能听课时要麻烦老师多重复一下”的建议时,我回答说:“没关系,只要老人提出来,我会给老人反复重复,尽管放心。” 这样,每次上课,女儿都要驱车将母亲从一个小时车程的郊外带到汉语班上。

今天,当我见到这位特殊的学生,一种崇敬之情在心中油然而生。我很佩服老人对知识的追求和向往,尤其是她的那种对汉语语言的热爱与执着。

老人在汉语课上学会了汉语的生母和韵母,四声的发音。我清楚记得在练习汉语的四声时,老人和班里所有人一样,用手比划着一、二、三、四,即阴平、阳平、上声、和入声 ,边读边比划,那种小学生一般的认真和执着令我难忘。课堂上,遇到某个同学发音上出现问题或跑调,老人还会帮我给出建议。如果发现汉语里出现与英语近似的发音,老人还想方设法提醒别人如何去辨别与模仿。

课堂上练习对话时,老人和女儿之间的对话练习总是班里最突出的,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老人在家里提前做了精心的预习,编出的对话既标准又新颖,而且一有问题,赶紧提出来与大家分享,从不得过且过和怕丢面子。

Betty听课非常认真,课下更不会输给任何年轻人。每次课下作业,不管是口头的,还是笔头的,老人都是圆满交上作业,从不马虎。尤其是在学习书写汉字方面,老人更让年轻人折服。

老人的书法功底不错,不管是英语和汉语,都写得很工整得体。我时常将老人写的字在班上向大家展示,一次在她学习书写“我是苏格兰人”几个字时,还说过她的那个‘苏’字比我写的还要好,老人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老人在一个学期的汉语学习中,从未落过一次课。苏格兰的春天天气多变,时而刮风,时而下雨。但尽管如此,不管刮风下雨,老人从不会耽误上课。一次周六正赶上孙子结婚,老人还专门要求安排把课补上。

平时我与Betty老人接触时也聊过一些学习以外的话题,比如问到老人为什么要学习汉语,老人脱口对我说:“我学汉语就是想到中国看看”。我说:“您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老人对中国的情结和对中国语言文化的热爱,深深地打动着我,也不时地激励着我身边的每一个同学。 每次下课后,我都要陪着老人走出教室。老人也总是客气地与我道别,然后在女儿的搀扶下,走到停靠在外面的汽车。

十个星期的汉语课很快就过去了,课程结束一周后,她还专门托付女儿给我写来一封信。信中说:“感谢您在两个多月来对我的巨大帮助,为我们带来难得的学习汉语的机会 ”。

与Betty老人的接触,使我又一次想起哲学家莱布尼兹就文明与文化间的交流所说过的一句话: “用一盏灯点亮另一盏灯”。今天孔子学院所从事的文化事业,正是这句名言在现实中的生动写照,在绵延的灯火传递中,不同的文明与文化得以彼此理解与交流。

汉语课堂的这盏灯点亮了Betty老人心中的那盏灯,而她的那盏灯将会传递给更多探求文明之光的人。

作者:苏立昌